去年夏天的一天,南京六合區的一個住戶洪某的家中發生了一起血案。聽到“救命”呼聲的鄰居趕緊出門,發現一個女子身上全是血,院子里的地面上還有一把已經變了形的尖刀。行凶的正是洪某的丈夫,當日因為妻子提出離婚,他用尖刀刺向妻子身體多處,致其重傷。日前,六合法院判其犯故意傷害罪,獲刑3年並緩期3年執行。通訊員 陸妍 揚子晚報記者 陳婧
  去岳父家前,備了一把剔骨刀
  吳某和妻子洪某結婚幾年了,孩子也已經好幾歲了。但吳某偶爾喜歡在網上打牌或者找朋友打麻將,妻子一直很反對。洪某曾跟家人抱怨過,丈夫去年年初把家裡2萬元給輸掉了。但同時,吳某也抓住了妻子的把柄,發現妻子經常跟一個網友打電話,認為“肯定不正常”。兩個人相互指責對方賭博和不正當關係,為此家庭戰爭不斷上演,並鬧起了離婚。去年3月份,洪某一氣之下沒有告訴丈夫,一個人躲到蘇州打工去了。
  直到6月份,他接到小舅子的電話,說洪某回到娘家了,讓他們有事當面說清楚。吳某聯繫不到妻子,認為她肯定是和網友見面去了。帶著一肚子怨氣,他前往岳父家。途中他經過八卦洲一個豬肉鋪,看到賣肉的案子上有一把剔骨刀,刀刃大概20公分。
  吳某摸過來,放在隨身攜帶的單肩包里。他說拿這個刀是為了嚇唬老婆的,“如果我老婆不肯回頭,不承認錯誤的話,我就用刀在她身上劃幾刀,給她點教訓”。後來在法庭上,吳某供述。
  妻子堅持離婚,他舉刀相向
  吳某進了岳父家門,看到妻子拿著大包小包,以為她要回家一起過日子了。但後來的對話讓他又失望了,妻子一直不熱情,一點沒有承認錯誤的意思,還提出來要離婚。吳某又問了一次,並讓妻子好好考慮考慮。吳某稱,當時他已經無法控制自己的憤怒了,特意到門外抽了根煙,試圖穩定一下情緒。
  他再返回屋裡,妻子依然堅持要離婚。這時他右手多了一把尖刀,左手抓著洪某,右手朝洪某的後背刺了一刀。洪某的弟媳見狀,趕緊上前抱住吳某的肩膀,試圖讓洪某脫身。但此時,洪某沒能跑開,吳某又朝妻子的前胸、腰上等部位亂刺一通。直到妻子說不離婚了,吳某才停下來。洪某當時已經倒在地上,鮮血染紅了一大片地面。
  見狀,吳某把刀扔到院子外面,洪某的弟媳婦想拽住吳某,並大喊救命,但還是讓吳某掙脫了。他開著一輛車子趕緊離開了現場,聞訊趕來的鄰居試圖阻攔,也沒能成功。
  儘管案發後,家人趕緊將洪某送往醫院,但根據南京市六合公安分局出具的鑒定意見,洪某入院時已經神志不清,四肢發涼。醫院進行緊急手術,發現洪某的胸腹腔大量積血,肺部、肝臟、胃部均破裂,累計傷口達31釐米。根據《人體重傷鑒定標準》的規定,洪某的損傷已經構成重傷。
  獲刑3年,並緩期3年執行
  吳某很害怕,感覺事情鬧大了,他想到了自殺,但最終也只是劃傷了左腕。吳某跟自己的母親講了刺傷妻子的事,第二天在家人的陪同下向公安部門投案自首。
  去年10月份,六合檢察機關以其涉嫌故意傷害罪,將其起訴至六合法院。法庭上,吳某承認妻子身上的刀傷為自己所刺,但認為妻子與其他人保持不正當關係存在一定過錯。不過,他並沒有提供相關證據。檢方認為,吳某有賭博的惡習,妻子難以忍受並提出離婚,吳某通過殘忍手段阻止妻子離婚的念頭,其行為觸犯刑法。檢方指控,吳某涉嫌故意傷害致人重傷,法定刑為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。其有自首情節,賠償到位,取得被害人諒解,可從輕或者減輕處罰;建議對其在有期徒刑4年至6年間量刑。最終六合法院判定,吳某犯故意傷害罪,判處有期徒刑三年,緩刑三年。
  兩點釋疑
  一問:捅人成重傷,緣何判緩刑?
  昨天,六合法院向揚子晚報記者解釋,此案中,吳某有自首情節,又是夫妻之間矛盾所引發,社會危害性相對較小。此外,民事方面已賠償,吳某也取得了被害人洪某的諒解,並希望對其輕判。而且吳某並沒有故意追求被害人死亡的結果,他是希望通過傷害對方的行為,達到不離婚的目的。
  犯罪過程中,他使用了尖刀也是他偶然看到後攜帶,屬於臨時起意,主觀惡性沒有那麼嚴重。吳某的法定刑為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,但他有自首情節,賠償到位,取得被害人諒解,可從輕或者減輕處罰,所以最終對其做出緩刑的處罰決定。
  二問:夫賠妻的4萬元是否是夫妻共同財產?
  在檢方向法院提起刑事訴訟的同時,洪某也提起了刑事附帶民事訴訟。在本案審理的過程中,吳某已經向妻子賠償了4萬元,獲得了妻子的諒解。不過,當時兩人並沒有離婚,並且目前也沒有離婚。雙方財產為夫妻共同財產,那麼在此情況下,妻子也可以向丈夫索賠嗎?
  審理此案的謝葉萍法官解釋,在夫妻關係存續期間,一方傷害對方,被害人也可以提出賠償要求。如果以後雙方離婚,這4萬元錢就屬於妻子洪某的,不參與共同財產的分割。  (原標題:把要離婚的老婆捅成重傷卻僅獲緩刑)
創作者介紹

taro

oe51oepui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